飛庫小說 > 軍史小說 > 漢冠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選秀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選秀

推薦閱讀:我家有個小龍女、仙家農場主、千金重生攻略、海賊王之最強冰龍、斗羅之終極戰神、南宮小姐被魂穿了、美女的超強近衛、大魔王的團寵小妖妃、曾經的那個、電影的世界、

    ♂? ,,
    以王生現在的班底,是很難有足夠的人手支撐三郡之地的屯田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而且這種人選不僅僅是要人才,而且還要那種異于常人的人才。
    尋常的人才,若只會治國之才的話,遠不夠。
    因為他還需要應付當地郡縣的其他壓力,就譬如若是在潁川屯田的話,不會與世家斡旋,那自然無法站穩腳跟。
    莫非當真要用世家人?
    王生頓時陷入糾結之中。
    不過,就算是要用。也得找個機會在皇帝面前說一說,先行說清楚了,也就沒有后面的誤會了。
    王生輕輕搖頭,而一邊的張賓臉上卻絲毫沒有意外之色。
    “短短兩三,洛陽聚集的寒門士子原本就不多,況且寒門士子中,一百個有一個能用的,便已經是極為不易了,主公莫要失望了!
    即便是張賓前面打過預防針,但真面對此幕的時候,王生多少還有些失望。
    難怪魏晉南北朝的皇帝大多受到世家掣肘,非是皇帝不行,而是時代所致!
    治理國家的人才,都是世家人,如何不會被世家掣肘?
    便是秦王漢武到了這個時代,恐怕也為之奈何!
    時代造就英雄。
    “看來這屯田人選,還是得用一些世家之人,不過該用何人,我得先去問問陛下!
    弄出人選來巴結潁川士族當然不錯。
    但這不是王生想要看到的。
    原因也很簡單。
    潁川士族的士子來管潁川的屯田之事的話,絕對不行。
    家長里短,各種親戚輪番擾,想要做成一件正事,不容易。
    “那張賓便靜候主公佳音!
    王生輕輕點頭。
    這種事,也是要與皇帝說的。
    ...........
    潼關。
    有一隊車馬緩行。
    車隊很長,有許多牛車拉拽著糧草。
    正是去雍州賑災的趙王司馬倫。
    “幾年前還來過潼關,不想現在變成這副模樣了!
    趙王臉上有著感慨之色。
    潼關城堅,但是經過了兩次戰爭的摧殘,表面上看去已經是有些殘破了。
    “弘農郡本王之前也走過不少次,現在是連人都變少了許多,還出了什么安民司,呵呵,這個廣元侯,看起來也不是什么純良之人!
    一邊,孫秀輕輕點頭。
    “不想一個齊王年,便讓弘農楊氏一蹶不振,反而是給了廣元侯可乘之機!
    “途經弘農之時,有弘農楊氏的人想要找大王,言之廣元侯的種種劣跡,但都被我擋下來了!
    司馬倫愣了一下,眉頭微微皺起。
    “為何擋下來?”
    這可是廣元侯的把柄,不好好抓一抓?
    “臣下聽了弘農楊氏人的話,發現廣元侯雖然是控制了弘農郡不少東西,但并沒有做什么違反規制的事,以此事,很難說是廣元侯的把柄!
    司馬倫臉上露出可惜之色。
    “那就可惜了,若廣元侯有把柄在本王手上,他還不任由本王拿捏?”
    孫秀輕輕點頭,臉上還帶著笑容。
    “不過這也是好事,原本我便奇怪,為何像廣元侯這般人,與陛下之前又沒有多少關系,為何如此忠誠,現在看來,廣元侯是沒有多少忠誠的,這種事,能隱瞞一時,卻隱瞞不了一世,終歸有一,陛下是會見到的!
    司馬倫卻不以為然。
    他可是知道自己老子司馬懿是怎么發家的。
    “若能忍到他要忍的時候,一切也就白費了,況且,弘農郡的事,又說明不了什么!
    司馬倫輕輕搖頭,再說道:“不過,以此為角度,未必找不出廣元侯的破綻!
    “但大王的破綻也不少!
    借此機會,孫秀連忙給司馬倫提建議。
    “前面大王與朝中重臣商議,將許多家貴女都送入宮中,這自然是一件好事,但若這些人背后都有大王的影子,陛下若是知道了,恐怕心中不快!
    司馬倫卻是輕哼了一聲,不以為然。
    “本王給陛下選妃,有何不妥?沒有我來掌掌眼,陛下豈不是看走眼了?若是一些有心人待在陛下邊,我司馬家的天下,不就敗壞了?”
    孫秀再說道:“與廣元侯一般,他在弘農郡的事,大王想要抓來做把柄,對于其他人來說,大王在陛下選秀之時的動作,又何嘗不是這個道理呢?”
    司馬倫搖頭。
    “陛下不會對我如何的,再者說,他現在讓我出鎮雍州賑災,便是要用本王的!
    “用是要用大王,但現在的這位陛下,可與前面的幾位陛下不一般!
    司馬炎是出了名的仁慈,而司馬衷就是一個傻子。
    “放心,我選的幾家,都是聰明人,他們知道該如何做的!
    見自己說服不了趙王,孫秀只好話鋒一轉。
    “聽說大王在郡城的時候,接到了河間王的信件!
    “不錯!
    對于這一點,趙王倒是沒有絲毫隱瞞的意思。
    “河間王還算是知道尊老幼,知曉我長途奔襲勞累,要在長安設宴款待我等!
    孫秀的眉頭卻是微微皺起。
    “只怕這般,多少有些不妥罷?”
    不妥?
    “有何不妥?”
    這不過是宗王之間正常的相交而已。
    到了他的地盤,請吃一頓飯,這還過分?
    “只是大王賑災,也非是在長安賑災,一下子去了長安,這賑災之事如何處置?”
    “賑災之事,便交由下面人便是了,本王懂什么賑災!
    對于趙王的心思,孫秀自然是知之甚深的。
    “只是大王帶過來的這些人,恐怕也不知道如何賑災,屆時中飽私囊,這陛下交由大王的差事,也是完成不了了!
    聽到此處,司馬倫反而是大笑兩聲,說道:“此話就說錯了,陛下讓我來賑災,原本就是給天下人做個樣子的!
    “如何說?”孫秀臉上露出迷惑之色。
    “賑災一州之地,但是陛下卻只給了我十萬大軍一個月的口糧,這雍州如此多流民嗷嗷待哺,這些糧食,豈是夠用?”
    “興許是陛下也要大王分憂一二,畢竟長安之中,有不少糧食!
    司馬倫撇了撇嘴,說道:“我們的這個陛下,心思可是與我父親都有的一比的,他是想要我去找河間王借糧罷了,且不論河間王會不會借糧與我,便是借了,賑災可夠?這些流民就像是蝗蟲一般,源源不斷,今去借了糧草給他們,明便會來更多,與其賑災,還不如讓他們都餓死了,不就沒有這么多事了嗎?”
    從一開始,趙王心中的賑災,便是去長安度假的。
    孫秀張了張嘴,最后也是無言了。
    自己跟的這個大王,有的時候,想法確實與別人不同。
    不過如此多,興許沒事。
    畢竟皇帝給的糧草,原本就不多。
    只是孫秀心中有一個擔憂。
    他是怕趙王手下的人賑災的時候,非但不賑災,反而還要流民的東西,欺壓凌辱流民。
    若是這般....
    恐怕就有些不妙了。
    ..................
    “羊姐姐,穿得真好看!
    顯陽外,有一群秀女正在門外等候。
    這一群秀女有二十個人,正是通過了前面的重重關卡,最后選進來的。
    羊獻容今天穿得確實很好看。
    她是做了一番打扮的。
    一件雙蝶戲花的淡粉外衫,繡著細碎梅花的桃花色錦緞交領,下面穿著一件嫣紅的百折細絹絲玲瓏羅裙,腰間束著一根雪白的織錦攢珠緞帶,頭發松散的挽起,發間斜斜的插著一根寶藍吐翠孔雀吊釵。
    便是皇帝見了,也會眼前一亮的。
    不過在這個時候羊獻容心中卻是想到了另外一個男子的臉龐。
    等著我!
    等我登上高位,管是廣元侯還是誰,我都要將踩在腳下!
    那敢如此待我,還將我視為棋子?
    也不知道有沒有這個能力。
    哼!
    “妹妹也穿得好看!
    羊獻容十六七歲,子算是慢慢張開了。
    而她后的這位,可是才十四五歲,臉上多少還存著稚氣。
    不過模樣,已經算是非常好看的了。
    出自潁川陳氏,也算是高門之后了。
    前面選秀,兩人在宮中無依無靠,便聚在一起,互相取暖來了。
    “前面不是說通過了那些檢驗之后,便不用見皇后了嗎,怎么現在還要見?”
    皇后出自瑯琊王氏,但一想到自己入宮便是要做皇帝的女人,家里人也一再教導,要尊敬皇后,切記不可與皇后生了矛盾,加之一些警告,現在陳心舒對皇后多是有些恐懼蘊藏期間的。
    “只怕也是程序之一,妹妹長得如此好看,又如此端莊,定能進宮的!
    陳心舒愣了一下,偷偷問了一句。
    “姐姐想進宮嗎?”
    被這個問題一問,羊獻容愣了一下,最后重重點頭。
    “我便是要進宮的,侍奉陛下,是我幾輩子都修不來的福氣!
    “我卻不想!
    陳心舒小手篡緊了一些。
    “宮里面,太悶了,哪里都去不了,像一座大墓!
    “噓~”
    羊獻容連忙用手捂住陳心舒的嘴。
    “這句話,在姐姐這里說就行了,可不許在別人面前說,不然,當心被別人在皇后面前告密!
    果然羊獻容一句話,便讓后者花容失色起來了。
    “羊獻容,進!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中的傳話內監卻是緩緩說出話來了。
    “我先進去了!
    陳心舒輕輕點頭,小聲說道:“姐姐一定可以的!
    羊獻容輕輕點頭,但要說心中沒有一點緊張,那是不可能的事。
    不過在她入宮開始,她便知道自己必須堅強起來了。
    她最的,最尊敬的,就是陛下與皇后。
    呼~
    輕輕吐出一口氣,羊獻容緩步入。
    進,羊獻容先瞟了一眼主位上的人,再行大禮。
    “臣女羊獻容,拜見皇后下!
    主位上,王惠風輕輕點頭。
    她今天穿得很正式。
    頭戴水澹生煙冠,中嵌以一朵海棠珠花,兩旁垂下長長紫玉瓔珞至肩膀,額際依然墜著那彎玉月,耳掛蒼山碧玉墜,著一襲金紅色繡以鳳舞九天之朝服,腰束九孔玲瓏玉帶,玉帶腰之兩側再垂下細細的珍珠流蘇,兩臂挽云青雨帶,帶長一丈,與長長裙擺拖延后,于富貴華麗中平添一份飄逸。
    衣冠加之她的容貌,氣質上,是壓過中所有人一頭的。
    就像是盛裝打扮的羊獻容,以及坐在王惠風材的蔣美人,在氣質上,都覺得自己像是低人一等一般。
    “長得倒好看,只是這衣服穿得太艷了,恐怕不適合待在陛下邊,陛下中心應該是要放在國事上,而不是放在后宮里面!
    言外之意,皇后覺得王惠風不行。
    “我看不見得!
    蔣美人在這個時候卻是笑著開口說話了。
    “這位秀女五官端正,衣裳穿得好看,不過是尊重皇后下罷了,如何能因此便取消了她的秀女資格?”
    王惠風眉頭微皺。
    “蔣美人的意思是?”
    將皇后直呼自己的名字,蔣俊心中雖然有些不悅,卻不敢將這個不悅表露出來。
    她雖然受到皇帝喜,膝下也有子嗣。
    但畢竟她是妾,而皇后才算是正室。
    按這種說法來,她膝下的幾個皇子,都算是庶子。
    是沒有資格繼承皇位的。
    加上瑯琊王氏勢力如此之大,蔣美人便更不敢得罪皇后了。
    “所謂衣冠只是皮囊,真正要見的,還的是內蘊,皇后下,說是還是不是?”
    聽到這句話,王惠風眉頭稍稍梳平起來了。
    “作為世家貴女,琴棋書畫,自然是樣樣精通的,便與我背背詩罷!
    羊獻容輕輕點頭。
    在來之前,她早有準備了。
    馬上念道:“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與名。
    .......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誰能書閤下,白首太玄經!
    俠客行?
    王惠風臉上馬上露出異色。
    “是如何知道這首詩賦的?”
    “廣元侯的詩,在洛陽早已經風靡了,臣女覺得這首詩頗為大氣,便念出來了!
    王惠風臉上馬上恢復如常。
    “如此,看來也是知曉一些詩賦的,那再與本宮彈一首小曲罷!
    早有樂器擺放其間,羊獻容點頭應諾。
    馬上演奏。
    .....
    經過各種考驗之后,王惠風知道面前這個女子確實是有些本事的,便也就沒有為難了。
    羊獻容走出顯陽主,心中卻是有些復雜的。
    不想如傳言一般,皇后也是喜歡廣元侯詩賦的。
    自己入宮,居然還得靠那家伙!
    真是,太掃興了。
    哼!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本文網址:http://www.mxggkd.live/xs/13/13695/2464422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mxggkd.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浙江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