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

推薦閱讀:超級保安趙東、神仙微信、長纖劫、戰神之一代戰神、天帝是怎樣養成的、重生蛇女異聞錄、冥月毒醫:妃常囂張、無敵神龍養成系統、復生、將門夫妻混合雙打日常、

    時光如梭,晃眼春秋交蘀已經有三個年頭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梁暮煙和軒轅琪在萬獸山莊過著神仙眷侶的生活,身邊不但有四大神獸守護,還有兩只小惡魔的陪伴。
    “娘親娘親……”甜甜的聲音從屋外傳了進來,緊跟著小小的身體就跑到了某人的面前。
    梁暮煙正在嗑瓜子看書,一臉愜意的時候聽到女兒的聲音,立即合上了那本春宮圖。
    “咳咳!”她清清嗓子問,“怎么了寶貝?”
    “娘親,你出來看看,我給辰辰畫了一副畫,你出來看看!毙⌒切钦f道,粉嫩的小手已經牽起了她的手心。
    梁暮煙微微一笑,想說這個丫頭的惡魔因子可比兩個兒子更重,這小嘴上說畫畫,也不知道畫的到底是什么畫。
    “那行,出去瞧瞧吧!”梁暮煙回道,站了起來就牽著女兒出去了。
    小星星一路勾笑,帶著梁暮煙來了一個樹下,只見小兒子被綁在了一棵小樹上,上衣被脫光了,白凈的胸膛上真的畫了一副畫。
    “呃……”梁暮煙的神色有了微變,“星兒,你又欺負弟弟了?”
    小辰辰的小嘴里被塞了布頭,烏溜溜的眼睛看著梁暮煙,明顯是在求救的。
    “哼,我本來說送他一副畫,可他不要,還說我畫的不好,我就畫給他看嘍!”小星星噘著小嘴說,大眼睛還瞪著小辰辰。
    梁暮煙笑了笑,上前把兒子的身上的繩子解開,然后舀掉了他小嘴里的布團。
    “娘親,星兒使詐,看她把我身上畫的臟兮兮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小辰辰告狀起來,小臉上有了明顯的嫌惡。<>
    梁暮煙寵溺無限的摸了一下兒子的小臉,指著他的小胸膛說,“她畫的很不錯呀,你看看,這是山,這是樹,這是水……”三歲能畫的那么好,已經很棒了!
    小辰辰也嘟著小嘴,還想說:這哪像是山哪像是樹?根本就是一坨便便…。
    “我要去洗掉!”小辰辰說道,才不要那么難看的畫弄在身上呢。
    “不可以!”小星星拉著他不準,還像梁暮煙撒嬌起來,“娘親,人家畫的很辛苦的,讓他不要洗掉……”
    然后小辰辰也說了,“娘親,好丑哦,我身上都紅了……”
    “這個……呃……”梁暮煙為難了,本來兩個孩子已經夠熱鬧了,現在小家伙還總是拉著她做中間人,好像幫了誰都不好,實在不知道怎么說。
    “娘親……”小星星又道。
    “娘親……”小辰辰也道,一兒一女纏著她,讓她不知道該怎么說。
    “你們在干什么呀?”軒轅琪的聲音從前面傳來。
    梁暮煙見他來了,頓時眼里就閃著希望,嘴角還彎著笑。
    “爹爹(爹)!”兩個小家伙同時喊道,還朝他跑了過去,似乎瞬間就轉移就糾纏的對象。
    梁暮煙松了一口氣,看著軒轅琪步步走近自己。
    “怎么了?你們兩人是不是又不乖了?”軒轅琪看了兩個小家伙一眼,瞧見兒子的胸膛上畫的臟兮兮的,又看了看女兒的眼睛閃亮亮的,看來是她干的好事了。
    “爹爹,辰辰說要把我的畫洗掉,我不要哦!”小星星撒嬌說,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有著天真和爛漫。<>
    軒轅琪笑了笑,蹲下身體抱著依舊嬰兒肥的小女兒說,“星兒,你怎么把辰辰的衣服給脫掉了?還把畫畫在了他的身上?”
    小星星摟著他的脖子回道,“誰讓他說我的畫不好?我就畫在他的身上嘍!”
    軒轅琪看他也很老實,不禁笑了笑,又道,“既然畫的好就更要畫在宣紙上,這樣辰辰才能經?匆,你現在畫在他的身上,他洗完澡不就沒有了?”
    “……爹爹說的也對,可是我就想要他好看!”小星星這么回道,傲氣一點都不比她娘親要少。
    軒轅琪看了看女兒,又抬頭看向了梁暮煙,目光中已經流淌出了深情來。
    兩夫妻相視一笑,軒轅琪又對著女兒說,“你和辰辰的皮膚都那么嬌嫩,身上不干凈就會起紅點,你看,弟弟的胸口已經出現紅點了,讓他先去洗掉了好不好?”
    小星星微微撅嘴,還考慮了一會說,“那好吧!
    軒轅琪笑了笑,親了一下她的臉頰,又對身邊的兒子說,“去洗掉吧!
    “哦!”辰辰應了一聲,然后光著膀子跑了。
    小星星又喊,“你等等我,我幫你洗呀!”
    小辰辰頭也不回,就說,“不用,我自己會洗……”
    小星星還不依他了,嚷著,“你站住,我是姐姐,你要聽我的……”
    小辰辰也嚷道,“男女有別呀……”
    梁暮煙聽著他們兩人的對話,不禁笑了出來,看著他們一天天的長大,其中的快樂是不言而喻的。
    “看來辰辰還是很疼她。<>”梁暮煙說道,看著孩子們漸漸跑遠,她的目光依然沒有從前處收回來。
    軒轅琪也看得出,走到她的身邊將她摟在懷里,低眉道,“他像我,知道疼人!
    誰都看得出辰辰是在讓著小星星,不然就憑她這個小丫頭,怎么可能把辰辰的衣服給脫了,然后綁在樹上呢?
    梁暮煙笑著,還說,“都說兒子像娘了,他當然是像我嘍!”
    軒轅琪用鼻子碰了一下她的鼻子,又道,“那煙兒的意思是在暗指星兒像我嘍?”
    梁暮煙回道,“這可是你說的,如果以后生了女兒就像你,你不會忘記了吧?”
    軒轅琪笑了,親了一下她的雙唇說:“那我怎么覺得星兒更像你呢?”
    “像我不好嗎?”梁暮煙揚起下巴說,她當這話是贊美她的。
    “當然好了,我求之不得呢!”軒轅琪寵溺道,和她做夫妻這么久,他好像還是看不夠她。
    兩人手牽手往西泠宮走去,梁暮煙用眼角瞄了他一眼又問,“你這個時候怎么會過來的?”
    一般這個時間,他都是在書房忙的。
    “我聽小白說星兒來找你了,就擔心兩個孩子又讓你為難了,所以就來看看了!避庌@琪回道。
    梁暮煙嘴角輕揚,這么多年了,他還對自己還是那么好,一些小事都放在心上。
    “幸好你來了,剛才兩個小家伙一直問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說!绷耗簾熁氐,雖然平時挺強悍的,不過遇上這對小天使,她就有些不忍心,比起當年對待汐兒的時候,她要溫柔的多。
    軒轅琪覺得她更有女人味了,還開玩笑的說,“你現在對星兒和辰兒那么寵,你說汐兒會不會吃醋呢?”
    梁暮煙回道,“他才不會呢?昨天汐兒還來我這里,還說等到星兒和辰兒生日的時候,他會送一份特別的禮物給他們,別提多懂事了!
    說起這個大兒子,梁暮煙就一臉驕傲!
    軒轅琪剛才也是和她開玩笑的,汐兒的個性真的不錯,小小年紀就很懂事,而且能干又聰明。
    兩人來到西泠宮以后,軒轅琪就眼尖的看見了矮桌上的那本書,不禁笑意染唇,眼里也燃起了一小團火焰。
    “這是從哪里來的?”他問道,還故意舀起來翻了翻。
    梁暮煙倒是很淡定,坐下后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才說,“我讓小五找來的。聽說這本書在黑市很搶手,我就想看看了!
    梁暮煙說著,還看著他說,想看看他會有什么表情。
    軒轅琪在她的身邊坐下,故意將書攤開,看著上面的一幅極限制畫面溫聲道,“你覺得這個動作怎么樣?好像還不錯哦!”
    梁暮煙狡黠一笑,心里岑亮亮的,這男人想勾引她,還以為她臉紅心跳?!哼,這幾年他們的夫妻生活別提多滋潤了,她都已經練成了金剛不壞之身了。
    某人揚眉道,“還行吧,這種礀勢其實也沒什么!
    軒轅琪一聽,心里就漾開了花,身體往前傾,“那我們要不要試試?”
    梁暮煙瞪他一眼,就知道他的花花腸子在想什么。
    “這么簡單你也有什么意思?貌似你最近的要求降低了嘛!”她訕笑起來,還翻了翻那本書,往后幾頁有一張更刺激的,她指著上面的內容說,“吶,這個還差不多,不過你的柔韌度好像沒這么好哦,如果想要實行,恐怕不行了!
    軒轅琪看著她的眼睛都已經著火了,男人最介意別人說自己‘不行’,尤其還是被自己喜歡的女人說,這無疑是最辣的刺激。
    “煙兒,那你想想試試?”軒轅琪也沒有猴急的直接撲到她,還平聲平氣的問了她一聲。
    梁暮煙媚眼如絲,同樣也湊上身體對他說,“你要是能做到,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嘍……”說話的時候,她還伸手去摸他的臉頰。
    軒轅琪的小宇宙哄的一聲爆發了,他們成親數載,房事也玩的過火,每一次房里都是激情四射,讓他極度**。
    眼下,軒轅琪看她這么說,心里哪還禁得住誘惑!
    他二話不說就將她抱了起來,一邊往房里走,一邊說,“那為夫也要賣力一點才行……”
    梁暮煙嬌笑著,抱著他的脖子說,“你可別太過火呀!”
    軒轅琪回道,“放心!”
    梁暮煙已經忍不住笑了出來,一到房里,軒轅琪就雙手齊用,三下五除二就將彼此的衣服全都脫光光了……
    軒轅琪剛才翻了兩頁那本春宮圖,上面的內容他都記住了,他打算全都和她來一遍!
    梁暮煙依然不是他的對手,不過這些年她也學乖了,和他硬來的話她是肯定不會贏他的,只有先順著,讓他消耗一點體力,她還能跟得上他。
    這不,房里的氣息不消多時就變得旖旎絢爛,梁暮煙還小小意外了,沒想到這個男人的柔韌度還真的可以,居然挺標準的……
    “煙兒,你不乖哦,居然這個時候分心!是不是為夫做的還不夠?”軒轅琪見她神情游走,稍稍加重了力道給了她一下,讓她不準晃神。
    “嗯……”梁暮煙立即皺紋呼了出來,還像只小貓一樣嬌柔道,“輕點呀……”
    軒轅琪獨獨為她瘋狂,這個女人呀,辣如火,魅如妖,尤其是這個時候,說話的調調簡直讓人酥若軟骨。
    “小妖精,這個時候還分心!”軒轅琪說道,星眸深邃,黑如子夜!
    梁暮煙勾著的他的脖子覆上了自己的雙唇,一翻糾纏以后就氣喘吁吁的提醒他,“輕一點呀,我喜歡溫柔的……”
    軒轅琪一把將她抱了起來,讓她坐著,還顛著她的身體,“你這么熱情,我怎么控制得?”
    梁暮煙仰著頭承受,一波又一波的熱浪席卷全身,渀佛眼前開出了無數朵絢麗的花兒,又如燦爛的煙火在綻放……
    他們的婚后生活很幸福,人人都看得出來,小白還以為某人可以三年再抱兩個,可是奇怪的是,自從梁暮煙生了三個孩子以后,這幾年就沒有動靜了。
    其實并不是他們都不行了,而是軒轅琪心疼她,不想她再受生產時的痛苦,所以每次嘿咻,他都很小心。
    梁暮煙也知道他疼自己,不過現在他們也還年輕,而且條件也好,她也不介意再給他生幾個。
    一翻纏綿以后,梁暮煙就躺在他的懷里,仰頭看著他問,“你剛才為什么又出來了?”
    軒轅琪摸著她的美背,溫聲回道,“我不想你太累!
    梁暮煙勾起了笑來,又問,“那你喜歡小孩子么?”
    “當然喜歡了!
    “那我們再生一個好不好?”梁暮煙又道,每次雖然都很激烈,可是他好像都不盡興。
    “可你不是說不想再生了嗎?”軒轅琪微微垂下眼睛看著她問。
    “當時我說氣話的呀,你不會真的相信了吧?”梁暮煙說道,還微微撐起了上半身趴在他的身上,說話的時候氣息就灑在了他的臉上。
    軒轅琪依舊抱著她,一只手枕在了只的腦袋下,看著她說:“我們有汐兒他們三個就夠了,就像你說的,女人生產確實很危險,我不想你再冒險!
    梁暮煙被他的話感動了,看著他的眼神也變了。
    “怎么了?”他見她這么看著自己,又問了。
    梁暮煙扯著笑,低頭親了親他的嘴說,“我發現自己撿到了一個寶。能嫁給你我覺得很幸福!
    軒轅琪一個翻身,將她又重新壓在了身下,眼對眼,鼻對鼻的開口,“我可不可以當你是在告白?”
    梁暮煙點了點頭,笑的嫵媚,“我就是在告別呀,你這么好,我要牢牢的抓住你,俘虜你的心!”
    軒轅琪啞聲說,“你早已經俘虜我了……”說完又是一番纏綿悱惻的深吻……
    他們認識在十年前,似乎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他們都已不是當初的青澀少男少女了。
    梁暮煙一點都不擔心自己要是有天老了,粉退花殘的時候他會移情別戀,就像他說的,這輩子他的心早已被她俘虜,同樣的,她也是……
    日子每天都是那么簡單又幸福的過著,一家人在這與世無爭的地方笑看紅塵。
    今早萬獸山莊還來了客人,夜絕漓帶著秦雅萱來了暮煙島。
    他們兩人現在也會經常來這里看看他們,就像走親訪友似的,帶著他們的兒子和剛剛出生的女兒,一家人算是來這里度假的。
    梁暮煙很喜歡他們的兒子,現在看看他們的女兒也粉嫩嫩的,漂亮的不得了。
    “嘿,這丫頭真可愛,要不也給我家辰辰當媳婦吧?”梁暮煙抱著他們的女兒悅悅,又打起了他們女兒的注意。
    “呵呵,好啊!鼻匮泡嬉埠芟矚g辰辰,如同兩家人能結成親家,那真是親上加親了。
    “那就這么說定了!绷耗簾熣f道,還看著一旁的汐兒,問了,“兒子,你也看看,喜歡她不?要不你和辰辰長大了相互競爭怎么樣?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汐兒如今長得越發的英氣了,他看了一眼襁褓里的悅悅,又說,“她和辰辰比較相配!
    梁暮煙笑了,“哈哈,臭小子,你還能看相啦!”
    秦雅萱也笑了,看著汐兒說,“汐兒那么能干,日后一定有很多女子喜歡!
    這會兒梁暮煙也不客氣了,自夸起來,說道,“當然了,我這個兒子又帥又多金,以后的桃花一定滿天飛!
    “娘親,你放心,日后就算我找到了喜歡的人,也會帶回來給你看的!毕珒夯氐,在他心中,娘的地位也是不可動搖的,都說娶了媳婦忘了娘,這句話可不是說他的。
    這一點梁暮煙倒是很相信,他們母子在北海相依為命四年,就這份情意也是無人可以取代的。
    “恩恩,乖兒子!绷耗簾熜ξ恼f,越看還是覺得兒子最貼心了。
    “娘親娘親……”小星星的聲音又從外面傳了進來,手里還牽著夜絕漓的大兒子傲宇。
    “娘!煙姨!”傲宇有禮貌的喊了一聲。
    梁暮煙見自己的小女婿來了,也樂呵了,摸了摸他的小臉幫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傲宇真乖!
    “萱姨,你渴不渴?一會小羽會送冰淇淋來!毙⌒切强粗匮泡嬲f,本就粉嘟嘟的小臉因為炎熱變得紅彤彤的,顯得更可愛,更水靈了。
    “好啊!鼻匮泡婊氐,也抱著她說,“星兒怎么玩的滿頭大汗?”
    小星星說,“我們剛才去蕩秋千了!
    梁暮煙就道,“你是不是讓傲宇推你了?”
    “當然不是了,他都沒有力氣的,是我推他的!毙⌒切橇⒓椿卮,還看著傲宇問,“你說是是小宇?”
    “嗯!毙〖一稂c了點頭,兩人的小手還拉在一起。
    梁暮煙覺得他們實在是太有愛了,雖然現在是姐弟戀,可是相差一歲也不算什么。
    “傲宇,你喜不喜歡星兒的?”梁暮煙連哄帶騙的問,這小子給她女婿,她可是很喜歡的。
    “嗯,喜歡!彼鞔_的回道。
    “哈哈哈哈……萱萱,你看,你兒子說喜歡我家星兒呢!”梁暮煙笑了起來,好像大灰狼騙到了小紅帽一樣。
    “是呀,這次也是他說要來看星兒,我和絕漓才來打擾你們的!鼻匮泡嬲f的有些客氣。
    “你說哪的話?別說打擾嘛,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后你們想什么時候來都可以,只要帶上悅悅和傲宇就行了!绷耗簾熯@么說道,他們一家人生活在這里,算是過著半與世隔絕的日子,如今有夜絕漓一家人來往,也算沒有徹底和外界隔絕。
    “呵呵,好呀!鼻匮泡婊氐,她們現在也算是閨蜜了,每次來她們都住在一起,然后晚上說說自己的男人,孩子……
    女人其實就是這么簡單,沒有結婚的時候還能談夢想談追求,可是結婚以后,她們的話題就圍繞了丈夫和孩子,似乎他們就是她們的一切了。
    沒多久,小羽就親自端著自制的冰淇淋來了這里,當然還有小白,小五,青靈已經軒轅琪和夜絕漓。
    所有人都來了西泠宮,令這里頓時熱鬧起來。
    “這次北辰星還讓我帶來了南國的特產,你們嘗了嗎?”夜絕漓坐下后就說道,現在看著某人的眼神就是朋友的眼光。
    小羽回道,“我將那些東西做成了冰淇淋!
    梁暮煙嘗了一口,然后就道,“是椰子呀?”
    夜絕漓又道,“你吃過?”
    梁暮煙笑了笑,略顯得意,“是啊,以前吃過,不過我覺得小羽做成冰淇淋以后更好吃,你們都嘗嘗!
    “娘親,我也要吃!毙⌒切呛托〕匠蕉奸_口了,兩個小家伙有時候默契的讓人不知如何是好。
    “來,吃吧!绷耗簾熞艘簧捉o女兒,然后又給兒子,還開玩笑的說,“真不虧是雙胞胎,有時候說話居然都是一樣的!
    小星星和小辰辰相視一眼,兩個小家伙還笑了笑。
    軒轅琪看著自己的孩子圍繞在她的身邊,那樣的情景真的很唯美,有種淡淡的幸福在洋溢,接著,他又看了一眼汐兒,黑色的眼瞳里藏著話。
    梁暮煙和他做夫妻那么多年,也很了解他了,只是現在這么多人在,她也沒有直接問出來,等到夜絕漓和秦雅萱帶著他們的孩子去了東閣以后,她就讓小白他們領著星兒和辰兒出去。
    等到屋里就剩下他們兩夫妻以后,她就開口了,“是不是有話要和我說?”
    軒轅琪點了點頭,坐到她的身邊說,“我覺得夜絕漓說的也有道理,孩子們一直住在這里,似乎與外界隔絕了,我打算送汐兒出島磨礪一番!
    梁暮煙微微擰起了眉心,“你要送汐兒走?”
    軒轅琪點了點頭,又道,“汐兒如今已經十歲了,這個時候出去正好,磨礪幾年之后他再回來!
    梁暮煙沉默了一會,想想也覺得他說的有道理,可是一想到兒子要出去她就看不見他了,她就舍不得了。
    “可是他在這里也挺好的呀!绷耗簾熯是舍不得,自從兒子出生以后她就和他分開三個月,那個時候她就很想他了,別說這次要分開幾年,一想起來她就不忍心了。
    “你也想讓兒子出去見識一下吧?一直讓他在這里,只會埋沒他!”軒轅琪已經有了打算,他也很贊同夜絕漓說的話,男兒志在四方,并不能因為生活優越而變得養尊處優,必要的磨礪是必須的。
    這個道理梁暮煙也懂,如果不是他們擁有神獸,他們也不會過得像現在這樣逍遙自在……
    “那你打算送汐兒去哪里?”梁暮煙問道。
    “大周!避庌@琪回答。
    “你是不是想汐兒送到鳳暮天那里去?”梁暮煙也猜出了一些來。
    軒轅琪點了點頭,知他者,莫若她也!
    梁暮煙也沒有再反對,拉著他的手,兩人五指相扣,“也好,鳳暮天和我們多少有些矯情,而且朝堂之上最多勾心斗角了,如果汐兒去那里鍛煉一兩年,比起在江湖上游離要實際得多!
    “嗯,汐兒雖現在的城府還不夠!鞭@琪說道。
    梁暮煙抿了抿唇,又問,“那辰兒和星兒長大了,你是不是也要送他們出去?”
    軒轅琪點了點頭,還說,“辰兒是一定的,星兒是女孩子,就不用了!
    梁暮煙笑了出來,還道,“你偏心!重女輕男!”
    可他卻說,“江湖險惡,女孩子會遇上危險!
    “那還不是偏心嗎?”梁暮煙笑了笑,拉著他站了起來,又道,“好了,我們去找汐兒吧,聽聽他怎么想的!
    軒轅琪點了點頭,知道她一項講究民主,如果汐兒不同意,她也不會真的讓孩子離開的。
    ……
    兩人去了北闕宮,那時汐兒在看書。
    梁暮煙發現兒子越大越有正氣,不過偶爾還會流出腹黑的一面來。
    他們問了他以后,汐兒也同意,還說,“我正有此意,還想著娘親會不同意!
    梁暮煙倒是有些意外了,還說,“你真的想離開暮煙島?”
    小汐兒點了點頭,回道,“嗯,不過我不想去大舅舅那里,我想游歷江湖,增長一些見識!
    梁暮煙更意外了,還道,“可是晃蕩江湖很辛苦的,風吹入曬,危險又大,你真的想去闖江湖?”
    汐兒說,“是啊,男兒志在四方,我又不想日后當官,還是闖蕩江湖好些!
    梁暮煙看他已經有了打算,而且還很有目標,令她真的吃驚不小,沒想到兒子已經這么有想法了。
    “兒子,你真是我的驕傲!绷耗簾熣f道,心里頗感欣慰,還和身邊的軒轅琪相視了一眼。
    兩人都為有這樣的兒子感到自豪,尤其是軒轅琪,剛才來的時候他還擔心兒子會不愿意,哪知他一早就這個想法了,實在令他刮目相看!
    他們談妥以后,梁暮煙和軒轅琪就離開了,兩人的心情都和來時不同,變得輕松很多。
    “我們是不是老了?”梁暮煙突然有感而發,還彎笑著看著他,兩人往西泠宮那里走去。
    “不是我們老了,而是孩子們都長大了,汐兒本就聰明,他有這樣的想法其實很正常,是我們太小看他了!避庌@琪明白她的意思,還說著話安慰她。
    梁暮煙眉眼彎彎,嘆了一聲:“是啊,今天他的想法真的讓我很震撼,我也很高興!
    軒轅琪又道,“不過我想你也不會真的讓他獨自去闖蕩江湖的,不是嗎?”
    梁暮煙停下了腳步,正對著他說,“你怎么知道的?”
    軒轅琪說,“他本就是神獸的駕馭者,即使小羽不跟著他出去,小美也能護他周全,放眼江湖,旁人也奈何不了他!
    梁暮煙點了點頭,說,“也對,只是我擔心這個孩子要強,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召喚神獸,若是獨自面對,始終會有風險!
    軒轅琪就安慰了,“那讓小羽也跟著吧,頂多你日后沒有美食吃了!
    梁暮煙巧笑起來,“哈哈,你當我是饞貓嗎?比起兒子,當然是他更重要了!
    軒轅琪輕啄了一下她的雙唇,還深情款款的說,“你知道嗎,你也是我的驕傲!”
    “哼!”梁暮煙傲嬌的哼哼,拉著他繼續走,心里還在想,如果等孩子們都長大了,又都離開這幾個家以后,那就真的剩下他們老夫老妻相依為命了。
    “軒轅琪,我愛你……”梁暮煙突然說道,目光還是看著前面的,當軒轅琪側過腦袋看她時,會給人一種錯覺,好像剛才什么事也沒有發生,什么話也沒有說似的!
    “你說什么?”他聽見了,可是還想聽一次,畢竟這三個字她并不是經常說。
    “軒轅琪,我愛你——”梁暮煙真的又說了一遍,而且還說的很大聲,渀佛她要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他笑了,抱著她親了親,然后還覺得不夠,又抱著她旋轉,還說,“梁暮煙,我也愛你——”
    他們笑著,歡聲在藍天白云下回蕩,讓莊內的人都聽見了。
    大家也都洋溢了笑容,全都被他們的幸福感染了心情。
    所有人都知道他們一定會很幸福的,從兩人手牽手,一個問愿意嗎,一個回答愿意時,他們就不會再分開。
    而在東閣,夜絕漓也摟著自己的妻子,兩人看著偌大的莊園,彼此間的情意也在流淌。
    世間多紛擾,一生為一人
    他們都會幸福,不管現在還是未來,他們會攜手白頭,直到永遠……
    在某個時間,有人問:永遠是多遠?那是什么意思?
    他說:心跳還在,永遠就一直在……
    ------題外話------
    謝謝511567152、草莓花架、溜溜球送的月票一張,還有球球的花花,這個故事已經結束嘍,感謝這幾個月姑娘們的支持和喜歡。新文會在三月左右出來,記得到時候來捧場哦!么么新朋友和老朋友,大家看文愉快哦
    請牢記本站域名: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本文網址:http://www.mxggkd.live/xs/48/48182/2464403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mxggkd.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浙江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