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靈異小說 > 夜行醫生 > 第四十四章 凜烈

第四十四章 凜烈

推薦閱讀:漫漫時光只甜你神域召喚師長河里的你凡人修仙傳仙界篇戰爭寒域滄元圖劍來封神之獨占鰲頭花都絕品醫神天下第九

    雷鵬臂甲的彈射索拉著韓良向上升起,韓良靜靜地凝望了一眼井下的兩個孩子。

    再歇息一會兒吧,我會改變這一切的。

    日本兵已經離開了村口,向村子里邊進發了,村口只有一個翻譯官,在無所事事的蹲著。

    看著從井里突然跳出來,穿著白大褂的韓良,他嚇得想大聲呼救。

    “咻!”

    小韓飛刀,例無虛發。

    在倉庫訓練了上萬遍的準星,不會出錯。

    手術刀帶著絲絲電弧穿過了翻譯官的脖子,一道心火抹過,翻譯官的鬼魂煙消云散。

    韓良沒打算從他身上了解什么情報,漢奸,直接殺了就好。

    這些日本兵,都是陰兵,而且鬼氣濃郁到白日顯形,不戴識靈眼鏡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撿起手術刀,韓良尾隨著這些陰兵前行,燒殺擄掠,殘忍的一幕幕發生著。

    紙人被開膛破肚,殘存的紙人被押到了祠堂。

    幾十年來,這個過程不知道發生了多少次,連陰兵都有些麻木厭倦了,例行公事般的把紙人押到了祠堂里,就等著指揮官的命令。

    很多男人都幻想過飛機失事,自己跟漂亮空姐流落到荒島上,然后嘿嘿嘿。

    但是有沒有想過,再讓人興奮的一件事,連著在一個封閉的環境里重復做幾十年,每次都要一模一樣,還興奮的起來嗎?

    龜田少佐拄著軍刀,冷漠地看著被捆在祠堂里的紙人們,這些紙人,弱不禁風,死后都只能跟生前一樣屈辱的“活著”。

    龜田少佐的鬼魂,凝實的幾乎與活人無異,已經有了煉魂中期的靈魂強度,而且手上的家傳武士刀,化作鬼刀后,實力更添一分。

    韓良趴在遠處的圍墻上默默計算著,煉魂初期的他,單挑或許都很吃力,更何況還有十幾個日本陰兵助陣。

    如果硬碰硬,一定不是對手。

    “喵~”

    低低的嗚咽聲,黑貓出現在了韓良的身側,柔軟的肉掌踩在瓦片上悄無聲息。

    遠處的祠堂里,對話開始了。

    “老東西,你到底玩夠了沒有?你要在這個地方,互相折磨多久?”

    龜田少佐看著眼前似乎踹一腳就死了的老叟,也就是三保村的村長,梗著脖子說:“這不是你我能停止的。”

    多說無益,煩躁的龜田少佐抽刀,把老叟和紙人一一砍翻在地。

    一想到過幾天還要再來一遍,他就一陣膩歪。

    祠堂上邊掛著的一張張人皮,怨毒地盯著龜田,龜田絲毫不懼,冷笑道:“這么恨我,還不是一遍遍的看著自己的男人、兒子,被我砍死,怎么不下來報仇?”

    韓良在絞盡腦汁地思索著,他知道自己一定忘記了某個極為關鍵的線索,這線索到底是什么,藏在哪里,他隱隱約約的摸到了。

    從進入村子的第一幕開始,沒有面皮的活人,玩耍的小孩,黑貓,紙人復活。

    是了,紙人復活。

    紙人是怎么復活的?

    韓良的目光搜尋著,他記得,老叟有一面招魂幡。

    沒有在祠堂里,那么會在哪里?

    “喵~”

    黑貓用前爪拉著韓良的白大褂,順著黑貓另一只爪子的方向看去,韓良看到了,指的是槐樹的方向。

    又回到了最初的起點。

    韓良不再猶豫,拔足狂奔。

    參天的槐樹的高大樹冠里,除了人皮、紙人的殼,還有一面高大的黑色招魂幡。

    韓良找了找角度,彈射鉤鎖抓牢了一根粗壯的樹枝,韓良踩著樹干,以斜角度向上爬去。

    招魂幡插在樹冠中,韓良一拔就拔出來了,單手拎著招魂幡下樹,韓良用意識沉浸其中。

    招魂幡中厲鬼無數,厲鬼哭嚎,令韓良心神大震。

    “噗”

    抹去嘴邊的鮮血,韓良催動體內不多的靈力灌入這件法器。

    勉強控制著這些厲鬼,厲鬼們紛紛從招魂幡里飄出,附在了人皮和紙人身上。

    招魂幡,不是韓良能完全掌控的法器,邪惡的氣息無時無刻地在試圖占據韓良的意識。

    想來老村長一介凡人,如果不是結界的特殊性,讓他無法死掉,也無法瘋掉,恐怕早就被招魂幡反噬的死的不能再死了。

    饒是如此,老村長也只能用生命作為使用的代價,吊著一口氣罷了。

    惡鬼出籠,披著人皮和紙人的鬼,散發著清晰可聞的惡意。他們不會去攻擊招魂幡的使用者,而其他人或者鬼,沒有能幸免的。

    龜田少佐驀然變色,不遠處的村口,傳來的邪惡氣息,何時有如此之多的厲鬼?

    沒有給他思考原因的時間了,出籠的厲鬼與他手下的鬼兵廝殺在一起,龜田也親自出手,面對三四只厲鬼的圍攻,打的很從容。

    龜田少佐刀法狠辣,鬼刀帶著呼嘯刀氣,只需要一刀命中,就能把披著人皮或紙殼的厲鬼砍成兩半。

    祠堂里不大的地方,陰兵和厲鬼絞殺成一團,厲鬼吞噬陰兵后,變得更加強大,可耐不住跟陰兵相比,他們的實力還要稍遜一籌。漸漸地,厲鬼開始有些不支了起來。

    “給我死!”

    趁著亂戰潛入到祠堂上的韓良,從屋頂跳下,反手握刀,捅向龜田的后頸。

    龜田架開身前厲鬼的攻勢,敏捷地一躲,躲開了韓良的刀。

    龜田少佐反手一刀劈向韓良,雷鵬臂甲的開啟了另一種模式——電光盾。

    專門用于防御鬼魂攻擊的電光能量盾牌閃爍著刺眼的光亮,龜田的這一刀被擋了下來。

    韓良摸出最后一張紫霄御雷符,甩向龜田少佐。

    熟悉的青紫雷電,龜田少佐被炸的有些狼狽。

    韓良突然不動了,一襲白衣,在紛亂的戰場中顯得極為特別。

    沖著謹慎戒備著的龜田少佐笑了笑,韓良說:“我幫你...玉碎。”

    這次不同于在那輛靈車里,跟托尼老師只是念念正氣訣了,韓良全身靈力涌動,血脈噴張,四肢、頭臉,漲的通紅,滾滾熱流在心間涌動,不吐不快。

    “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

    周圍的厲鬼,受到吸引,竟然自愿涌進韓良的身前,形成了一張奏表的模樣。

    龜田少佐抽刀劈來,卻絲毫不動。

    “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招魂幡飛來,豎立在旁,如渡江北上,蕩平胡羯時的船槳。

    “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

    滔滔心火,整個村莊無形的一股“氣”被吸引了過來,莊嚴浩大。

    “是氣所磅礴,凜烈萬古存。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

    厲鬼、招魂幡、心火,接連撲向龜田少佐,龜田少佐持刀招架,左支右絀間砍斷了招魂幡,硬抗了心火,卻被厲鬼形成的奏表徹底淹沒。

    “不...!”

    :。:

本文網址:http://www.mxggkd.live/xs/0/20/1618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mxggkd.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浙江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