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都市妖孽高手 > 正文 第190章 慢慢的算!

正文 第190章 慢慢的算!

推薦閱讀:太陽神的榮耀、盛世可長安、嬌妻很拽:隱婚老公,寵翻天、絕世狂兵、密戰無痕、超級保安趙東、玉鏡臺、凌云、斗魚之最高主播、;ǖ馁N身高手、

    br>
    第190章慢慢的算!
    算賬?!
    聞聽此言,洪詩琪甚至連慘叫都忘記了,就那么驚愕的看著江川。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她的雙臂可是已經生生的被江川扭斷了,疼的她幾乎想要去死。
    更何況,就連她背包里的那些極品藥材,也都被江川搶走。
    可就算是這樣,江川竟然還不滿足,居然還要跟她算賬?!
    “我出手救你們,你答應用藥材來交換,但是,你不但反悔,甚至還出言威脅!
    看著洪詩琪那驚愕的目光,江川眼神冰冷,“你覺得,你該付出什么代價?”
    洪詩琪驚恐的看著江川,當她看到江川眼中那冰冷的寒光,她登時一個激靈,驚恐的尖叫道:“你敢動我,我爹地一定不會放過你,你叫什么名字……”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狠狠的抽在了洪詩琪的臉上,將她的尖叫聲打的戛然而止,腦袋更是嘭的一聲撞在了地上,幾乎要昏死過去。
    “你,你敢打我……”
    “啪!”
    又是一記狠辣的耳光,扇在了洪詩琪另一側的臉上。
    “雜種……”
    “啪!”
    “啊——”
    洪詩琪狀若瘋狂,厲聲尖叫。
    江川冷冷的看著她,“既然你不想跟我講道理,那就去跟那條巨蟒說吧!
    他一把掐著洪詩琪的脖子,將她提了起來,轉身就朝湖泊走去。
    洪詩琪拼命的掙扎,卻根本無濟于事。
    她的雙臂都已經被擰斷,只能兩腿使勁的亂蹬,就如同一只待宰的雞。
    “先生!”
    白發老人大驚失色,“先生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看到江川根本不理會自己,他頓時心下叫苦,卻不得不硬著頭皮說道:“先生,小姐做錯了,她知道錯了!”
    江川卻依然是充耳不聞,大步朝著湖邊而去。他的速度很快,僅僅幾秒鐘的功夫,就已經走下了山坡,眼看就要進入灘涂,距離湖泊已經不遠了。
    白發老人再也顧不上其他,如果江川真的把洪詩琪扔到了湖中,甚至哪怕只是把她放在灘涂上,一旦那條巨蟒再出來,洪詩琪都只有死路一條,葬身蛇腹!
    “先生,洪家欠你一個人情!”
    白發老人急聲大吼:“我代表洪世德向你承諾,此事,算是洪家欠你一個人情,只要先生有所要求,洪家必然是盡一切力量滿足!”
    江川停下了腳步,轉頭看著他,冷聲問道:“你能代表洪家?”
    白發老人看到江川終于有回應了,頓時忍不住松了一口氣,這說明事情還有回旋的余地。
    不敢有絲毫的遲疑,白發老人急切的說道:“先生,我叫謝松仁,是香江的風水師,也是洪家的故交。
    此事的確是小姐做錯了,她還年輕,不懂事,但是洪生……洪世德一定會明白,先生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如果沒有先生出手,我們全部都要死在這里。
    先生,我回去之后,會把這里所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洪世德,他肯定會感激先生……”
    江川冷笑道:“這么說,你還是代表不了洪家?”
    白發老人謝松仁聞言,不禁有些語塞,如果是在平時,他自然可以耐心的跟江川解釋,風水師,甚至是整個玄門中人,在香江有著怎樣的地位。
    甚至,僅僅只是普通的風水師,也會被那些富豪奉為座上賓。
    就連香江的頂級富豪,以及那些娛樂圈的天王巨星,也都信奉玄學,他如果開口,洪世德必然會采納。
    可現在看到被江川提在手中的洪詩琪,兩腿已經掙扎的越來越弱,眼看著就要昏死過去,謝松仁實在是無法詳細的解釋。
    他只能一咬牙,說道:“先生,我說的話,在洪世德面前還是有些分量的,我可以向你保證,如果洪家不認你這個人情,我謝松仁也一定會認!”
    江川哂笑一聲:“你當然該認!”
    謝松仁當即點頭,說道:“先生出手相助,我謝松仁感激不盡!這個人情,我永遠銘記在心!”
    此前江川出手擊敗了巨蟒,可不僅僅只是救了洪詩琪,同樣也是救了他。
    要知道,那巨蟒窮追不舍,除非他們真的能把背包里的藥材扔掉,要不然的話,他們必然會被巨蟒追上。
    以洪詩琪的自傲性格,不到最后一刻,她肯定不會丟掉背包,可真到了那個時候,就一切都晚了。
    當然,謝松仁也可以獨自逃走,但如此一來,他必然要承受洪世德的怒火。
    謝松仁雖然在洪世德面前很有份量,但洪世德畢竟是香江的頂級富豪之一,他的怒火,絕對不是那么輕易可以承受的。
    更何況,即便謝松仁要逃走,恐怕也不容易。
    所以,說江川救了他的命,毫不為過!
    江川看著他,忽然問道:“你對香江的情況很熟悉?”
    &
    br>
    nbsp;謝松仁一怔,“當然……”
    “那好!”
    江川說道:“記住你說的話!
    謝松仁當即說道:“先生的恩情,我永遠銘記在心!
    江川隨手把洪詩琪扔在了地上,嘭的一聲,她摔的顫抖了幾下,隨即便開始貪婪的大口大口喘氣。
    “呼哧~呼哧~!”
    “咳咳咳……”
    洪詩琪狼狽無比的趴在地上,拼命的咳嗽。
    當她略微緩和了一些,突然放聲大哭了起來,“啊——”
    剛才那一刻,她感覺自己真的要死了!
    那種在生死邊緣徘徊的恐怖感覺,讓她整個人都徹底的崩潰了。
    江川冷聲道:“想清楚了嗎?這筆賬,你打算付出什么代價?!”
    謝松仁趕緊過去,將她扶著坐了起來,焦急的勸說道:“小姐,這位先生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他的確救了我們的命!”
    洪詩琪似乎沒有聽到一般,只是放聲大哭。
    江川冷笑道:“看來,洪大小姐這是打算秋后算賬!”
    “小姐!”
    看到江川眼中毫不掩飾的殺機,謝松仁大急。
    洪詩琪同樣也顫抖了一下,她緩緩抬起頭,“我,我可以給你錢……”
    “小姐!”
    謝松仁大喝一聲,打斷了她,“你要記住這位先生的救命之恩!”
    現在還想拿錢砸江川,謝松仁都差點被她氣笑了,像江川這樣的強者會缺錢?拿錢砸他,這是感謝他,還是在侮辱他?
    洪詩琪呆了呆,才終于說道:“我,我記住了!
    說話的時候,她根本不敢去看江川,生怕他再像拎一條死狗一般的拎著她,甚至是把她扔到湖里去。
    江川瞥了她一眼,冷笑道:“你最好能記!”
    說完,他拎著背包,轉身離開。
    “多謝先生!我們感激不盡!”
    看著江川的背影,謝松仁大聲說道:“敢問先生怎么稱呼?”
    江川頭也不回,淡淡的說道:“需要的時候,我會去找你!”
    謝松仁便不敢再追問,他知道,像江川這樣的強者,想要找到他絕對是輕而易舉。
    更何況,剛才洪詩琪為了威脅江川,一張嘴把洪家的情況幾乎都抖落出來了,江川想找不到他們都難!
    謝松仁苦笑不已,這一趟來內地,真的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憂,千年野山參沒有拿到,還死傷了這么多人。
    可是,通過這一趟內地之行,卻意外的結識了江川。
    尤其是,江川所展現出來的強悍身手,更是讓謝松仁再一次認識到了,內地并不像是香江人認為的那般沒落,內地真的是有強者存在的。
    甚至,謝松仁隱隱有一個猜測,這個年輕人,很可能是一位修煉者。
    要知道,那巨蟒顯然是已經有靈性了,像這樣的生靈,無疑都是極其可怕的。
    然而,如此可怕的巨蟒,在那個年輕人面前竟然被打的幾乎沒有反擊之力,可想而知,那個年輕人究竟可怕到了什么程度!
    尤其是,那年輕人不知道打出了什么暗器,竟然可以接連傷到巨蟒,甚至輕而易舉的就廢掉了巨蟒一只眼睛。
    回想起當時江川與那巨蟒之間的距離,謝松仁就不由暗暗咋舌。
    那暗器在江川的手中,簡直比子彈還要可怕!
    這絕對不是武者能做到的!
    這個年輕人,很有可能是修煉者!
    這是他們玄門中人畢生所追求的境界——踏上修煉大道,成為一個修煉者!
    雖然謝松仁沒有問到那個年輕人的姓名,但是他卻注意到,那人問了他一句,是不是對香江很熟悉,這就說明,對方肯定有意去香江,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去而已。
    謝松仁相信,未來他們定然還有見面的時候,這,或許就是他的機緣。
    相比起沒有完成洪世德的囑托,這一趟能夠結識那個年輕人,無疑還是收獲大過損失。
    謝松仁的心中很是期待。
    然而,當他看到懷中的洪詩琪,不由暗暗輕嘆一聲,希望老友洪世德不要犯糊涂,如果真的得罪了那個年輕的強者,洪家恐怕真的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與此同時。
    江川并沒有離開此地,而是在湖邊溜達了起來。
    他相信,既然這里有千年野山參和那種極品靈芝的存在,就說明這里很適合藥材的生長。
    如此,或許就有其他的藥材存在。
    他打算移植一些藥材,載種在自家的后院。
    至于說那洪詩琪,江川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如果對方還不遵守承諾,亦或者,洪世德要與他為敵,等他到香江之后,這筆賬會慢慢的算!
    。
    三更送上。br>
    br>
    br>
    br>
    br>
    br>
    br>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mxggkd.live/xs/0/4/1095125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mxggkd.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浙江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