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仙俠小說 > 平天策 > 第九百五十三章 死城

第九百五十三章 死城

推薦閱讀:漫漫時光只甜你神域召喚師長河里的你凡人修仙傳仙界篇戰爭寒域滄元圖劍來封神之獨占鰲頭花都絕品醫神天下第九

    “魔宗的人。”

    當這封信箋傳到白月露等人的手中時,不知為何,白月露心中都甚至沒有多少意外的情緒。

    花模國在過去數十年里,一直都是被人忽視的彈丸之地,只是來請這大俱羅的金身,卻是原道人和她親自過來,便是覺得他們不管行事如何隱秘,哪怕來花模國這種地方,都有可能出現意外。

    而這意外,在他們的心目之中,便只可能來自魔宗。

    從林意真正走出建康接觸這世間開始,林意便有種魔宗無處不在的感覺,而對于她而言,從很多年前開始,魔宗就已經無處不在。

    “天羅古城是什么地方?”

    原道人看著臉色已經難看到極點的都瀾王子,問道。

    他也很佩服魔宗這名部眾的手筆。

    在過往很多年里,南朝和北魏的任何陰謀家行事,都會避免將大量的無辜民眾尤其是婦孺卷進去。

    口碑、民心,流傳在民間的事跡,對于這些陰謀家爭奪天下極為重要。

    然而這名魔宗部眾,卻似乎什么都不在意。

    劍閣很少會受人脅迫,在何修行被禁荒園之前的很多年,劍閣奉行的都是以牙還牙,血債血償,然而魔宗這名部眾今日便吃準了他們必須管花模國的事情。

    因為劍閣欠了花模國的情。

    是因為他們的到來,才會引起花模國的這場禍事。

    若是要請走大俱羅的金身,自然就要幫花模國渡過此劫。

    “那是羅布沙海之中的鬼城。”

    都瀾王子看著原道人,聲音微顫的說道:“從我們這里出發往疏勒,若是往西北略偏,走錯了路線,就會進入羅布沙海,很快就會看到這座古城。這座古城廢墟有百里方圓,存在至少有五百年之久,那里應該是一個古王國,但不知因何而滅亡,西域諸國對這個古王國的存在時間和如何滅亡都沒有任何的記載。那片廢墟是建立在數座土崖上,當時那古國的人不進是在土崖上打洞建立洞窯住所,而且還在山體上堆土,所以那座古城廢墟就如大型的蟻窟,極為復雜。當年這個古國存在時,不知山體上的建筑到底如何,但數百年的風沙侵蝕下來,那外面的房屋廢墟看上去大多都一樣,所以只要略微深入這座城的,幾乎都走不出來。西域之中躍般、白勒等大國,以前也曾經派了不少人想要進去探索奧秘,但幾乎都死在了里面。這座城如有魔鬼作祟,據說連那些經過特殊訓練的獸類進入都會徹底迷失其中,走不出來。當年那處古國有可能是采鹽為主,方圓數百里的地下水源全部是鹽水,風沙過后,地上的沙礫之中都是各種色澤的鹽晶。而且據說到了

    夜間,這片古城都會被一種白茫茫的光線籠罩其中,內里真的看上去鬼影重重。”

    “你和蕭素心留下,我們過去。”原道人點了點頭,看著白月露說道。

    白月露搖了搖頭,道:“我和蕭素心要隨您一起過去,我們太弱若是我們落在他們的手里,一定會更加麻煩。”

    原道人沉默了一個呼吸的時間,然后他點了點頭,道:“好,我們一起過去。”

    都瀾王子早就知道他們不會袖手旁觀,但看到原道人和白月露等人如此迅速的就下了決定,他的心情卻是極為復雜,“這魔宗的人信上說,只要你們出發去天羅古城,他們在中午時分便會在水中放解藥,至于他們帶走的十三名孩童,會在你們到了天羅古城之后交給你們。天羅古城太過兇險,若是你們完全依他們的意思前去,到時候那十三名孩童交到你們的手中,恐怕反而恐怕是沉重的負擔,而且真的要相信他們所說的就會做到嗎?”

    “他們要對付的,不是我就是我們手中的這大俱羅金身。”

    原道人看著他平靜的說道,“要想我和大俱羅金身都到天羅古城,那么他們劃下的條件,便需要全部做到。”

    都瀾王子呆了呆。

    他聽得出原道人語氣之中的自信。

    他也明白原道人的自信來源于何處。

    “要么我在這些人立下的游戲規則之中獲勝,將這十三名孩童全部帶回來,要么便是我們死在天羅古城里,我會將大俱羅的金身也隨我們一起埋葬在天羅古城。”

    原道人看著都瀾王子,說道:“若我們真的敗了,到時林意自然會去天羅古城,將大俱羅金身帶走。”

    他的面色和語氣十分平靜,只是充滿了一種玉石俱焚的味道。

    他不知道那座神秘的古城之中有著何等兇險的布置,但他已經入了妙真境,若是他真的要死在天羅城,他也有信心將所有人一起埋葬在那座城里。

    日已漸升。

    一群駝隊在熱浪翻滾的沙海之中行走,天都光騎坐在最前的一匹駱駝上。

    她身后的駱駝都背著籮筐。

    籮筐里裝著小孩子。

    這些小孩子都不知道被她下了什么藥物,睡得都是十分香甜。

    那些苦行僧眾都沒有騎駱駝,對于他們而言,行走便是真正的不靠外物的行走。

    沒有向導,天都光自己就是最好的向導。

    她不知從哪里掏來了一具胡琴,聲音咿呀的拉了起來。

    琴聲縈繞在她周圍。

    駝隊后方的一名苦行僧眉頭突然深深的皺了起來。

    這

    琴聲聽上去就像是旅人在述說鄉愁,然而這曲調他聽過。

    這曲調是祁連山中一群吃人的人經常會談的曲調。

    他知道這名西域之中的女子在追隨魔宗大人前的來歷十分復雜,但他卻沒有想到這名女子和祁連山中那群吃人的人都有過交集。

    沙海雖然荒蕪,但依舊有許多人生存和活動的蹤跡,只是對于沙漠之中的旅人而言,有些區域卻是真正的無人區,誤入便意味著死亡。

    天羅古城所在的羅布沙漠便是其中之一。

    在這片真正的無人沙漠之中,連陽光都會顯得更加刺目一些。

    因為在黃沙之中,隨著風沙的滾動,不時會有晶瑩的鹽晶翻滾出來,這些鹽晶散射著陽光,就像是沙地里有無數耀眼的寶石。

    尋常的寶石的光芒往往璀璨而清晰,然而這種鹽晶凝結著許多不明的物質,散發出來的光芒卻是十分的朦朧,甚至形成一個個光怪陸離的光暈。

    遠遠看去,矗立在沙海之中的天羅古城就像是海市蜃樓般不真切,若是在平時,只有在夜晚到來時,整座城才會徹底陷入迷離的光線之中,然而今日,即便是在白晝,天空之中都似乎有許多白茫茫的星光落在這座死城之中。

    從外表看,構成這座城的都是一種深黃色的泥土。

    這種泥土經歷了無數年的風沙,給人的感覺十分松散,似乎隨便輕輕一拍就會崩碎成無數片,然而這些泥土當時在建造這些房屋和殿宇時,加入了許多特殊的材質,實則堅硬無比。

    從遠處看,這些斷壁殘垣并不高大,然而進入這城中才真正知曉,所有這些斷墻都至少有兩名成年人的高度。這些斷墻有小半都已經沒有屋頂,但其中依舊有大半的屋頂雖然殘破,但卻依舊無比頑強的存在著。

    這些斷墻下的地面也并非完好,有些殘破的地板下便是散發著朦朧光芒的洞窟,許多洞窟連接在一起,組成了龐大的迷宮。

    無論是地面上,還是地面下的無數連接的洞窟之中,到處都是骨駭和殘留的衣物。

    無比的詭異的是,這些骨駭和殘留的衣物并沒有因為風沙而風化,它們承受著地下緩緩析出的鹽晶,被這些蒸發的鹽晶慢慢的覆蓋,它們的表面布滿了無數鹽霜。

    這些鹽霜并非潔白,而是七彩的顏色,就如同彩虹。

    此時在天羅古城的一片廣場的頂端,那名身套著古怪巨大衣衫的女子靜靜的坐著,她的目光看向遠方,雙手從衣袖之中伸了出來。

    她的指尖也漸漸有七彩的塵霧不斷生成。

本文網址:http://www.mxggkd.live/xs/0/6/67949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mxggkd.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浙江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图